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

天荒地老般的出现在眼前, 大兄弟你是不是从大庄来的?她差点推开窗户, 这样问问山东姜客。 也许, 她还想这样问问: 大兄弟,你能不能把俺捎回去?俺想家了, 俺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得回去。 山东姜客很快就推着生姜,从甬道上走过去了。 宾东新村有很多甬道,它们连接起来其实就是一个圆, 所以推着生姜的山东小贩很快又过来了。 卖——生——姜——喽!几个人围上来了,挑着拣着生姜, 与山东姜客讨价还价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。 山东姜客很爽气,小本生意做得熟门熟路,他大大咧咧称着秤, 秤尾都翘到天上去了还掰一块添上。 我姥娘心里赞了一声,真是俺山东人,不小肚鸡肠。 山东姜客又推着车走了,不一会儿又过来了。 一上午,我姥娘就趴在后窗上,看着山东姜客走过去, 又走过来。 她已经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苍老衰弱得不能下楼了,她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山东老乡来来去去。 山东姜客是不是让她有什么盼头?倒也不是, 反正就是觉得温暖透心彻骨的温暖。 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有一天上午,她没听到山东姜客的吆喊。 她趴在窗户上,四下里寻找山东姜客的影子。 甬道上一拨一拨的小贩过去了,有收废铜烂铁, 收旧书旧报的有卖豆腐汤圆酒酿的,还有弹棉花的, 就是没有推着大车吆喝生姜的山东姜客。 那天上午她心里空得慌,她六神无主,在她的小屋里挪来移去, 辗转起伏。 她不知道山东姜客发生了什么。 她不敢想这个问题: 要是山东姜客不来了怎么办? 她后来告诉我, 有天夜里她梦到了山东姜客。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她做梦都是梦见故去的人, 爹呀娘呀,公公呀,婆婆呀,大娘呀,婶子呀, 叔叔呀。 她和故去的亲人一起做营生,一起吃饭,一起在炕上睡觉。 他们经常对她说,你快回家吧,俺们都等着你回家。 可是现在她梦到了山东姜客。 在梦中,她下楼去买生姜,她腿脚变得利索, 一溜烟就从三楼下去了。 她走到山东姜客跟前,对山东姜客说,给俺称几块生姜。 那时,山东姜客正忙着招呼别的顾客。 不知哪来那么多买生姜的人,人们手里举着钱, 潮水似的从各个方向挤涌过来。 快给俺称几块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生姜,她再次对山东姜客说。 她很慌乱,害怕没买上姜就被那些来势汹汹的人挤出去。 山东姜客根本不理她,她急得一下抓住山东姜客手里的秤杆子。 山东姜客回过头来看她,她大吃一惊,草帽底下的山东姜客原来是我姥爷。 我姥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爷看到她也是惊恐万状,喘着气说,俺满世界找你, 俺总算找到你了快跟俺回大庄吧。 我姥爷扔下一车生姜,背起她就跑。 我姥娘趴在我姥爷背上,朝四下里看。 让她感到奇怪的是,宾东新村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大庄。 俺们不是在大庄吗,快放俺下来,她对我姥爷说。 我姥爷还是背着她跑。 快放俺下来,她又一次央求我姥爷。 终于,我姥爷把她从背上放下来了。 脚一触地的一刹那,她就醒过来了。 她不止一次对我说起过这个梦。 她说这个梦的时候,感到很后怕。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 要是你姥爷不放俺下来,俺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 她这样对我说。 所以,这个梦让她欣慰。 死亡就是一次不再醒来的恬静睡眠。 比起她后来饱经痛苦的死亡,小飞虎弩眼镜蛇那个好我倒宁愿我姥爷不放她下来。 山东姜客再也没有出现,我姥娘以对梦境的遐想替代了对山东姜客的等待。 或者说她不再等待山东姜客的到来了,她甚至惧怕山东姜客的到来。 山东姜客让她有种不祥之感。 第二章迁徙 75 现在,她在等待什么呢?她在等待后窗对面楼房上一个老太太的出现。 那是个和她一样苍老羸弱的老太太,她和我姥娘一样特别怕冷, 已经是初夏时节了她还裹着厚厚的棉袍,戴着黑色的线帽。 每天上午九点,她被搀到阳台上晒太阳。 她坐在一张藤椅上。 她虽然怕冷,但也怕热烈的阳光。 她瑟缩着,往身体的最里面缩。 她缩成了一团。 那也是三楼,两幢楼相距很近,似乎我姥娘从后窗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她。 阳台上的老太太让我姥娘有了某种依傍感,她不再孤独了, 她有了死亡的伙伴。 我姥娘每天早上就等着老太太出来。 她盘着腿坐在小床上,一抬头就能看到对面的阳台。

微信客服:108623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