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镜蛇弩和

马彪便已扑了上去, 残忍地握住这名民警的脖颈用力一卡,那民警身子一软, 瘫倒于地。 另一名民警与万品三、韩振山搏斗时,梁满仓哈巴狗偷咬人, 从背后操起一个硕大的玻璃烟灰缸眼镜蛇弩和狠狠砸在了民警头上。 只一下,这位民警便头烂血出,“嗷”地惨叫一声, 被砸昏过去。 马彪急忙从晕倒民警的身上,找到看守所大门的钥匙, 正准备去开大门时忽听从二楼走下一人来, 边走边大声质问: “咋回事?咋回事啊?”长期和平年代的眼镜蛇弩和生活, 使不少国家工作人员产生了和平麻痹思想这名狱警压根儿就没想过, 固若金汤的看守所内此时此刻会发生暴狱。 原来,二楼的这名狱警听到异常动静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 便慌里慌张下楼打探究竟。 马彪给韩振山使个眼色,二人闪身躲到楼眼镜蛇弩和梯口黑暗眼镜蛇弩和处。 等到楼上的狱警毫无戒备地走到跟前时,马彪冷不丁蹿出, 一势单风贯耳重重击打在民警脑门处。 那民警疏于防范,“扑通”被击倒于地。 马彪欲扑上去继续施暴时,那民警反应倒也不慢, 一招兔子蹬鹰踢中马彪小腹,马彪踉跄倒退几步, 民警趁势一个鲤鱼打眼镜蛇弩和挺纵身跃起,正欲迎战马彪时, 不想韩振山掂个木凳从黑影里摸到民警背后以泰山压顶之势, 照民警头上狠狠砸去只听“啊”的一声,民警满脸蹿血, 应声倒地…… 马彪担心夜长梦多 忙低喊一声: “快走!”几个人如丧家之犬, 漏网之鱼惊恐万状,手慌脚忙打开看守所的眼镜蛇弩和大门, 在夜色的掩护下拔腿朝郊外的青纱帐逃去。 十多分钟后,一名受伤的民警渐渐苏醒, 他忍疼抹掉已眯住双眼的血迹吃力地爬到办公桌旁, 抓起话筒拨通了指挥中心的电话, 用微弱的声音呼叫道: “1——1——0……” 第二十一章 死囚暴狱亡命边陲 巾帼女杰血染南疆 急促的电话铃声, 打破了夜空的静谧把梦境中的贺国庆惊醒。 接听电话后,睡意蒙眬的他精神悚然一振, 复又吃惊地追问道: “什么?嗨!马上通知局党委成员、刑警支队、治安支队、防暴支队全体民警, 火速赶到现场。” 夜色中,警车从不同方向驰向颍川市看守所眼镜蛇弩和。 门前的路边空地上,转眼间便云集了一片闪烁着刺眼警灯的警车。 值班室内,倒卧在血泊中的负伤民警,在痛苦地呻吟, 横倒竖歪的办公用具凌乱不堪,一片狼藉。 在众人的陪同下,贺国庆双眉紧锁,神色凝重地从五号监室一路查看到值班室。眼镜蛇弩和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恶性事件,他处惊不乱, 沉着应对 严词厉色地对分管监所工作的黄天戈副局长安排道: “你负责抓紧抢救受伤民警, 核查暴狱脱逃人员姓名、人数收集他们的照片、个人资料, 迅速稳定看守所秩序。” 临机处置后,贺国庆喘了一眼镜蛇弩和口气。 两道有神的目光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搜索一会儿, 朗声问道: “吕局、吕胜呢?” 站立在黑影处待命的吕胜精神抖擞地应声答: “到!” “你马上组织警力 以看守所为主心在五公里范围内布下包围圈, 然后搜索合围力争将暴狱逃犯罩在这一网内。眼镜蛇弩和” 稍加思忖, 贺国庆接着调兵遣将道: “警令部传达我的命令, 立即启动市、县、乡三级防控网络;各县局、分局全体民警、武警、消防官兵紧急行动 全员上阵;同时动员专职、义务巡逻队员、保安队员和人民群众配合 在全市范围内查缉布控设卡堵截。 要对交通要道眼镜蛇弩和,市县、乡镇出入路口,乡村公路, 实行全天候堵截严格盘查可疑人员和过往车辆。 ”在城市、城镇,重点清查所有的宾馆、旅店、浴池、网吧、录像厅、歌舞厅、车站候车室和出租房屋。 “在农村,重点清查荒郊野外的废弃屋、独立房、机井房、桥涵、窑洞、坑塘边、麦秸垛、青纱帐。 ”在交通沿线,重点清查沿途候车站点、干店、路边店、餐馆、沟渠、屋棚。 “此外,对逃犯的三亲六眷,战友、狱友、工友、同学、同事、朋友, 必须逐个登记造册一一询问。 对他们的居住地,包括猪圈、牛舍、阁楼及其附近一切可能藏身之处, 责任到人分片划段,逐个区域,逐个场所,逐个眼镜蛇弩和村庄, 逐个地块过筛子进行‘拉网式'’地毯式‘清

微信客服:10862328